气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场邻里纠纷为什么会引起万历皇帝的震怒

发布时间:2021-01-07 17:28:18 阅读: 来源:气瓶厂家

一场邻里纠纷为什么会引起万历皇帝的震怒?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明朝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洪朝选生于正德十一年(1516年),卒于万历十年(1582年),福建泉州府同安县人,字舜臣,号芳洲,二十五岁时(嘉靖二十年)考中进士。初任户部主事,后经严嵩提拔,官至操江提督。严嵩倒台后,投靠徐阶,经徐阶多次举荐,升任刑部左侍郎。

隆庆二年七月,明穆宗因巡按御史陈省、郜光先弹劾辽王朱宪“僭奢、喜方术、滥杀无辜等不法事”而命刑部左侍郎洪朝选前往勘辽。

隆庆二年十月,洪朝选向明穆宗呈上了有关勘辽结果的奏疏,疏中列举了辽王擅离封地、私用酷刑、私封侯伯、闻先帝崩而不举哀、蔑视天子使臣等十三条罪名。明穆宗依据洪朝选勘辽的结果,下诏废辽王朱宪为庶人,并派锦衣卫将其押送凤阳宗室监狱看管。

隆庆三年是京察年,当年十一月京察结果出炉,刑部左侍郎洪朝选和光禄寺少卿尹乐舜等197人被判定为不称职,按照惯例致仕、降调、闲住,洪朝选是六部九卿中唯一一个被迫致仕的。

京察结束后,洪朝选回到了老家同安县,过起了缙绅生活。洪朝选家族是当地有名的豪门望族,势力庞大。只是,在同安县,还有叶氏家族和刘氏家族同样也是根深蒂固,而洪朝选案的起因正是源于叶氏家族同刘氏家族之间的一场邻里纠纷。

隆庆四、五年间,刘氏家族的刘梦龙和叶氏家族的叶絃发生了赌债纠纷。这事充其量就是一场邻里纠纷,根本没必要大动干戈。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刘、叶两家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这场邻里纠纷最后竟然闹到了福建巡抚何宽那里,结果刘梦龙败诉。

这下刘氏家族不干了,在当地混,要得不就是脸面,赌债是多少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官司打输了,刘家的脸往哪搁?于是刘氏家族的族长刘存德决定亲自出马干预此事。

刘存德官至按察副使,此时致仕在家,他认为何宽与洪朝选曾同在南京六部任职,彼此之间定然关系不浅,而叶絃又是洪朝选夫人的亲侄子,所以此事必然是洪朝选在背后搞鬼。

要说这洪朝选也是,赌债纠纷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当个和事老,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就行了,并且他也不是没这个条件,刘梦龙的母亲跟洪朝选的夫人是表亲。但是洪朝选却不想这样做,对于自己躺着中枪的事,他不仅不想向刘存德解释,反而还认为是自己影响力的有利体现,所以在面对刘、叶两家时,他就愈发得意忘形。

这种情况下,包括刘存德在内的整个刘氏家族算是恨透了洪朝选。因此,刘存德指使刘梦龙等家族子弟开始搜集洪朝选在同安县的不法之事。

万历二年,刘梦龙向福建巡按御史孙琮提交了洪朝选的罪证,结果因为孙琮跟洪朝选家族的族侄洪邦光是同年而只得到了一个“勘审无他(意思就是查无实据)”。

万历五年,刘氏家族的转机出现了,与刘存德熟识的庞尚鹏接替何宽出任福建巡抚。乘此有利时机,刘存德授意刘梦龙向福建巡抚庞尚鹏状告洪朝选的不法之事。只是,刘存德忽略了一点,庞尚鹏跟洪朝选也是老相识。

既然都有交情,庞尚鹏认为这事不难解决,说和一下就行了。但是,从隆庆四、五年开始至万历五年已达七年之久,洪、刘之间积怨颇深,都不愿就此打住,庞尚鹏无奈只得将此事交由泉州府推官至大纶处理。

至大纶早已经被洪朝选收买,他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向庞尚鹏回复:“两家恩怨不过邻里纠纷而已,互相攻讦只是为了出口气,多查无实据,大人不必为此事忧虑。”庞尚鹏就不再管此事了。

此后,洪朝选更加得意忘形了,就连同安知县金枝都不放在眼里。金枝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基于打击洪朝选的共同目的,他同刘氏家族结成了统一战线。

恰在此时,为官清廉、嫉恶如仇的劳堪接替庞尚鹏出任福建巡抚,于是金枝将刘氏家族搜集到的洪朝选的罪证递交给了劳堪。劳堪一看这还得了,就赶紧将相关材料送交刑部。

万历九年十二月,劳堪收到了刑部下令逮捕洪朝选的文书。紧接着,劳堪派兵将洪朝选逮捕,并将其押送至福建按察使司监狱的重囚牢中。次年正月二十四日,洪朝选在狱中自缢身亡。

以上就是洪朝选案的整个过程。我对此案的看法就是一群人吃饱了撑的。但是,洪朝选案却没有随着洪朝选的自缢身亡而终结。

万历十年初,洪朝选的儿子洪兢赴京师敲响了登闻鼓,为父鸣冤,结果洪兢被“严旨赐杖,褫职放归”。

万历十年六月二十日,张居正病逝,随即万历皇帝开始清算张居正和冯保。洪兢敏锐的觉察到这是个为父亲翻案的好时机,有了上次被“赐杖”的教训,这次他没有再冒冒失失的敲响登闻鼓,而是找到了父亲洪朝选的老师叶烃。

叶烃不仅是洪朝选的老师,还是叶氏家族中前辈,时任南直隶太平府知府。他一直通过塘报关注着洪朝选案的发展,而洪兢的到来使他下定决心要帮洪朝选翻案。

为了确保翻案成功,洪兢和叶烃结合当时的形势对如何翻案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劳堪是在接到刑部的文书和万历皇帝的首肯后才派兵逮捕了洪朝选,此时若直接请求给洪朝选案翻案,那就意味着万历皇帝和刑部都犯了错,所以要想翻案,只能蹭当时清算张居正和冯保的热点,将洪朝选案跟张居正、冯保联系起来。

在洪、叶二人看来,将洪朝选案跟张居正、冯保联系起来并不难,洪朝选在勘辽结束的第二年就被迫致仕回家,而张居正跟辽王之间又有旧仇,所以在洪、叶二人的重新包装下,洪朝选案就变成了这样:洪朝选勘辽时,张居正为了借机报复辽王,就授意洪朝选诬陷辽王谋反,但是由于洪朝选执意要将勘辽的结果如实上奏,所以就得罪了张居正。随后张居正一直想要寻机报复洪朝选。恰好在万历五年,洪朝选跟几个反对张居正夺情的大臣有书信往来,于是张居正就授意劳堪捕杀洪朝选,而劳堪为了向张居正献媚,就借同安知县金枝送来的洪朝选的罪证将洪朝选逮捕,结果导致洪朝选死于狱中。洪朝选去世后,洪兢赴京师为父翻案,劳堪又贿赂了冯保,然后冯保为了帮劳堪杀人灭口就罚洪兢“赐杖”。

万历十年十二月十九日,洪兢将经过重新包装的洪朝选案交给了兵科给事中孙玮,孙玮据此写了一封奏疏呈报给了万历皇帝。

看到孙玮的奏疏后,万历皇帝震怒不已,看来当年刘台说张居正“威福自专,目无天子”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张居正为了一己之私竟然授意福建巡抚劳堪构陷前刑部左侍郎,当真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幸亏他已经病逝了,要不然说不定哪一天就把自己的皇位给废了。于是,越想越震怒的万历皇帝清算张居正和冯保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一场邻里纠纷发展到最后竟能引起万历皇帝的震怒,这群人着实是能折腾。但是从洪朝选案,我们也能看出万历皇帝倒张、倒冯的运动已经失控,他不仅不能从中获益,还将面临一个更加混乱的朝堂。

单元作文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单元作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