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厉以宁消费无法带动经济增长人口红利远未结束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4:49 阅读: 来源:气瓶厂家

厉以宁:消费无法带动经济增长 人口红利远未结束

当前一种流行观点认为,经济增长要从投资拉动转为消费带动,对此,厉以宁予以反击,“(依靠)消费带动不起来的,你要消费带动的话,经济增长率可能会掉到4%以下。你不靠投资带动行么?”

改革就是破除枷锁。旧枷锁去掉了,新枷锁又来了,厉以宁认为新枷锁就是审批制度太多,下一步,所谓制度红利,就是要减少审批,完全按照市场规则来做。  “有人说,人口红利没有了,资源红利没有了,改革红利(或制度红利)没有了,因此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是看衰的,这种观点应该说不正确的。”11月8日,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在参加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主持的一个活动时如是说。  在厉以宁看来,所有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发展优势逐渐消失的问题,问题在于有没有新的优势出现。  对于当前社会各界有关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厉以宁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是跟我们过去依赖出口有关系的,出口如果继续不振,中国在低谷中还会继续徘徊一段时间。”  “我们希望,中国早日结束低谷状态;真正能起来,还是靠内需为主。”在厉以宁看来,内需仍然得靠增加投资,但重点在于投资结构,而不是泛泛增加投资,“这比扩大消费更现实,消费不能实行突击性消费,突击性扩大居民收入是没有好处的。”  当前一种流行观点认为,经济增长要从投资拉动转为消费带动,对此,厉以宁予以反击,“(依靠)消费带动不起来的,你要消费带动的话,经济增长率可能会掉到4%以下。你不靠投资带动行么?”  “当然,投资拉动,主要不是投资量的问题,而是选择投资结构的问题。”厉以宁补充道。  厉以宁认为,在当前经济下滑的情况下,只有增量调整,没有一定的投资,经济很难起来,“经济起来,本身不是坏事,结构优化了,节能减排了,就是好事。”  从长远眼光看,在谈到中国经济增长动力问题时,厉以宁也对目前流行的中国人口红利、资源红利和制度红利即将结束的观点予以了回击。  “应该看到,廉价劳动力时代的结束,就是技工时代的开始,中国的技工仍然是有优势的。”  在资源红利方面,厉以宁认为,科学技术将是未来用之不竭的资源。他更寄望于十八大即将带来的制度红利(改革红利).  在厉以宁看来, 1979年改革开放之后陆续出台的一系列改革政策,其效用发挥得差不多了,“我们需要深化改革,继续改革,改革在调动人的积极性,这是改革最大的好处。”  而改革就是破除枷锁。旧枷锁去掉了,新枷锁又来了,厉以宁认为新枷锁就是审批制度太多,“下一步,所谓制度红利,就是要减少审批,完全按照市场规则来做。”  11月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十八大开幕式报告上指出,要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  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厉以宁有他的看法现在的国有企业改革是不行的;而国企改革的方向重点放在国资委身上,“国资委只管国有资本的配置,你管资本就行了,你管企业干嘛,越管越死。”  厉以宁紧接着谈到,GDP的结构比总量更重要。从2010年开始,中国GDP总量就已经超越日本,但中国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不如日本,产品技术含量不如日本,结构还要赶上去。  三大资本差异造就城乡差距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十八大开幕式报告上提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最引人注目的是,2020年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这个国际上都有先例,叫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厉以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按照增长一倍的话,年均增长超过7%就可以达到,这是有可能的。”  但这一问题涉及当前改革的一个核心命题,那就是城乡收入差距扩大的问题,这关系到物质资本、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之间的制度性差异。  “城乡都是土地国有制,但城市有房产权、房产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农民祖传的房子、宅基地盖的房子没有房产证,不能转让,不能抵押,出租都很困难。”厉以宁说。  他认为,现在要做和正在做的,是土地确权。“承包地,明确多大,发使用权证书;宅基地,重新丈量,面积多大发宅基地证;宅基地上盖的房子,发房产证,三权三证。”  “土地确权,保护农民利益,不能够任意拆迁,占用;土地确权,便于土地流转,土地流转,中国的农业才有希望。”厉以宁谈及中国未来增长前景时如是说  财政收支必须基本平衡  厉以宁认为,欧债危机给中国三大启示,其中重要的一条是,欧债危机全面暴露了凯恩斯理论的缺陷,未来“财政收支必须基本平衡,而福利量力而行,许诺不要太满。”  厉以宁用“三大意想不到”对凯恩斯主义受到的挑战做了概括,其一,1940年代,凯恩斯主义的追随者美国经济学家汉森提出“周期财政收支平衡理论”,指的是经济衰退的时候多推行财政赤字,但政治周期的存在打破了凯恩斯理论;其二,凯恩斯主义没有想到福利刚性的特点,“福利有了就不能减少”;其三,过去认为,只要国家不亡,国债就可以不断借新债还旧债,无限期发行下去,但此次欧债危机看到,旧债不还,不买新债,本国人不买,外国人也不买。  “当前正在向凯恩斯之前的传统经济学教条回归财政收支必须基本平衡,这就表明了对中国而言,福利量力而行。”  此外,欧债危机前,一个流行观点认为,外汇储备不要太多,只要够三个月的进口和本年到期的外债还本付息就行了,外汇储备太多,可能会引国内通货膨胀等货币政策难题。  “这个理论需要重新思考,外汇储备不仅是外汇储备,还是在紧急状态中可以动用的一笔资源,外汇储备充足的话,到哪你都吃香。”厉以宁说。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