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男子从法院购房不能交付法院称前房主吸毒不敢清退

发布时间:2020-11-22 11:09:05 阅读: 来源:气瓶厂家

­  央广网武汉7月31日消息(记者任梦岩)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年来,抵押房产由法院委托,通过网络拍卖的形式越来越多,武汉的邓先生就赶了这么一回时髦,2015年1月,他通过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购买了由江汉区法院委托拍卖的一套房产,在缴纳完83万的费用,走完各种手续之后,邓先生到今天,既没拿到房屋的钥匙,也没有产权证。

­  每次找到法院反映问题,都被告知因为里面住着吸毒人员,所以法院想要强制腾退有难度。合法取得的房产为何迟迟拿不到手?

­  去年1月通过网络成功竞拍到一套120平米的房屋之后,邓先生的苦恼自此开始。79万购房款、4万元的佣金、几千块的登报手续费,他把一切能做的都做了,可到了房屋产权过户环节,他被告知,产权证被抵押给银行,还没放出来。

­  邓先生说:“当时法官的意见就是让银行先解押,把我产权过户了以后,法院再把钱给银行。银行就不干,先把借条还给你,你再把钱给我,那怎么行呢?就这样僵持着,你们俩家打架,我管不了。那你就帮我实际腾退吧。不是说我花几十万就拿你一个裁定书啊。 ”

­  邓先生告诉记者,当初之所以竞拍银行抵押房产,就是看中了江汉区法院的承诺,由法院方来负责腾退,可在实际操作中,法院多次下达传唤单要求腾退,房屋的实际居住者,抵押人的儿子一直没有进行回复,之后法院也迟迟不肯实行强制腾退,一年多以来,邓先生每次找到法院,得到的答复都是:正在研究中。

­  邓先生告诉记者:“全部是说在办,在进行中。没办法,后来我就找中院了,找高院了。像这样的案件拖一年多,后来就说哎呀,现在他的儿子住进来了,他儿子也是吸毒的。他们就劝我放弃这个房子。”

­  邓先生说,当法院发现强制执行有难度时,就劝他放弃拍卖的房产,他们可以帮忙再找找其他房源,但邓先生认为,一年多以来,武汉的房价上涨很快,他79万买的房子有120平方米,远低于市价,如果这时候再退,会受到损失。

­  邓先生说:“要退钱给我。法院的那个79万房款退给我。我说那我的损失怎么办呢?我不光交了79万的房款,我还交了3万9千5百的佣金。现在那个地段的房价最少是1万多了。我是按照79万,6千多,不到7千。 ”

­  随后,记者跟随邓先生来到江汉区法院,负责接待的法官齐贵元同时也是本案的审判长,他告诉记者,房子里住着吸毒人员,警察也怕。

­  记者:那个人吸毒,就执行不了吗?

­  齐法官:连派出所冲都冲不进去,他还怎么执行!

­  记者:派出所怎么冲不进去了?

­  齐法官:5、6个警察冲,那吸毒人员,他不怕死。我们什么都没有,他们还有保险。

­  记者:是警察去,吸毒人员就不让进去了是吗?

­  齐法官:他往里面冲去抓,别人不开门怎么办?

­  法警怕吸毒人员?那么法院的尊严何在?面对记者的质疑,齐贵元法官回复:

­  齐法官:不是北京,你懂不懂,比北京还乱一些。

­  记者:跟他强制执行啊?

­  齐法官:所以你的思想啊很简单,还没到一个层次,你到了35岁,你就知道了。人生呐。

­  随后,邓先生和记者就被齐法官以还有其他人员要接待为由,请出了房间。带着问题,记者又来到了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接访的市中院执行局工作人员李军告诉记者,江汉区的做法的确有问题:“强制执行,我不持反对意见。我是持正面意见。因为江汉几个案子腾下来了,一个都没腾下来,全部上交了。区政府也是执行国家的法律啊。”

­  随后,李主任提到了另一个解决方案,由于赖在房子里不走的吸毒人员提出要7万块钱才能腾退,法院也劝邓先生和银行一起凑钱。

­  李军:交行谈的那个方案,就是说让交行再拿一部分钱出来那个方案,你同不同意那个方案啊。

­  邓先生:我不同意拿钱。

­  李军:最后谈的法院就是说一个是交行拿一部分钱,然后让你再拿一部分。

­  邓先生:我坚决不同意。他要7万你就给7万,要10万你就给10万。

­  李军:你是(担心)你把7万给他了,他还要。

­  邓先生:就是,法院那边惯死他了。

­  李军:没办法,还要解决你的问题啊。

­  邓先生告诉记者,法院方面“怕吸毒人员”、“再给点钱”这样的回复,是他反映问题一年多以来,每周都要听到的。自己通过合法渠道购买的房屋,却被这种理由搪塞,江汉区法院的行为,让他无法接受。

­  邓先生说:“法院的职责就是要执行法律啊。在我们眼里,法律是神圣的,老百姓对法律是敬畏。一个堂堂的法院,有个吸毒的就执行不了了。那还要法院做什么。法院完全没有公信力了。在他们眼里就是儿戏。”

­  随后记者又对江汉区法院提出了正式的采访要求,被拒绝。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

浪琴男士手表

爱马仕

浪琴手表quartz

相关阅读